“这东西哪来的,把你知道的全告诉我。”

白雨珺掂了掂手里的水晶,居高俯视对方,大有一言不合就用水晶砸老头脑门的架势。

老者虽然狼狈仍尽量保持气质。

“原来是公主殿下驾临,有失远迎还望恕罪,此圣物来历不凡,请交由老夫保管。”

言语间对朝廷皇室没有任何敬畏,即便明知此刻局势被小女娃掌控。

白雨珺笑笑。

“蛮自信的嘛,奉邪物为圣,却干些人神共愤的恶事,我的耐心有限,说说吧,到底是怎么个不凡。”

胖虎往前走两步,硕大虎头挡住老者头顶阳光。

老者难以抑制的抖了一下,不由自主想起高人被打飞那一幕,脸色数次变换强装镇定。

“殿下,可否听老朽一句劝,知道的越少对您越好。”

话刚说完眼前一黑,虎口中漆黑闷热难以呼吸,并感觉腰腹被尖牙咬住喊不出声,而后双脚离地天旋地转,双手动弹不得,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

巨兽老虎叼住老头用力甩,直至甩的没了气息才松口吐掉。

白雨珺看向人群里明显地位高的年轻人。

仅仅一个眼神,养尊处优的年轻人直接崩溃。

“我说我全都说”

无须废话威胁,以最快速度把他知道的事倒得一干二净,他们只是底层计划实施者而非高层主谋,在他们的家族只能算是外围枝叶,知晓内幕的主谋也不会来这冒险。

不得不说选择凡俗世家做事的策略很精明,天兵目光更多注视在修士和妖兽以及魔物身上,极少关注凡人。

在某些方面,凡俗世家的办事效率比大修士更高。

这个年轻人对高层了解甚少,仅听说家族曾出现过神迹,从那时起家族气运有如神助,生意快速发展疯狂积累资源,崛起后便开始无声无息传播邪祀,只要有实力很容易操纵普通人,邪祀滚雪球般越滚越大。

本来打算细雨润万物的方式收集信力,大概一年前忽然加快速度。

白雨珺猜测可能是当初无意间惊到对方,仙界老家伙们的直觉灵得很,越老越精,也许只是一点点心神不宁,当察觉异常时毫不犹豫改变策略。

现在只能等对诸天小世界的调查结果出来,如果范围很广,那就只能多费心了。

白雨珺有种直觉,事情很可能朝最坏方面发展。

默默推算什么时候意识回归本体,眼角看见有一道流光飞至混乱的窝棚区,身穿充满精致艺术气息的新式战甲,蛇妖兵凌空扫视坍塌的高台和破碎的神像,短暂停留后疾速飞走。

蛇妖兵渡劫期修为在仙界只能是兵,在小世界却是主宰。

以渡劫期能力,短短时间足够发现所有细节。

小世界很大,百余蛇妖兵分散调查需要时间,其它小世界也一样。

白雨珺取出葫芦喝口水,事情忙完了。

看了眼无头苍蝇似的的匪兵,官兵很快就会得到消息出兵,封地威胁算是解除了,后续该下地狱的下地狱,一切顺其自然。

“胖子,回家。”

胖虎转头往回走,把一群人晾在身后。

就在年轻人和他的护卫们以为逃过一劫时,脚下大地突然塌陷,尘土飞扬又溅起水花,湍急的地下暗河将一切带走,用料上乘的马车摇晃几下,随着地洞边缘泥土坍塌缓缓落水。

白雨珺重新用布条捂住口鼻,懒得回头。

再次从县城外经过,地面黑压压的乌鸦啄食腐肉,官兵和匪军在这片土地交手数次,魔鬼一样的匪兵屠城制造死亡,数百年建设毁于战火,农田和草木都毁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