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消息一出,三皇子府邸可谓是凭空炸起一声雷。

无论是范雪凝还是潘雨露,都是给炸的不轻。

范雪凝借助此事,不但想除掉潘雨露的孩子,更是要除掉娘亲面前的绊脚石。

结果现在潘雨露的孩子是没了,但素红的孩子却要被带走?

如果真的把人带走了,她还怎么除掉?

潘雨露那边明显也是不甘心的。

她的孩子都是没有了,就算她抓不到范雪凝的罪证,但有个替死鬼也是好的。

如此,她才是能够借机让范雪凝见识到她的手段。

结果现在她还没动手呢,人都是没了?

可不管范雪凝和潘雨露有多么的不死心,这口气也只能憋在心里。

毕竟,没有人敢违抗皇命。

面对如此离谱的事,就连宫里面的愉贵妃都是一夜没睡。

给气的!

好不容易等到皇上下了朝,愉贵妃就是再也坐不住了。

云月公主进门的时候,就看见母妃正要带着人往外走,“母妃这是要去哪里?”

愉贵妃气的脸色发青,“还能去哪里,自是要找你父皇做主!”

云月公主就知道母妃怕是要坐不住,忙拉着母妃的手往回走,“此事太过蹊跷了,母妃万万不可冲动才是。”

愉贵妃是真的被气糊涂了,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没有了。

好在,如今听着云月的话,她也是跟着冷静了下来。

云月公主扶着母妃坐在软榻上,就是压低声音道,“那个素红我已经派人查了,没进范府门之前,就是个勾栏出身的,如那种人又哪里有胆子跑到父皇的面前闹事?”

愉贵妃皱了皱眉,“或许是被逼的吧。”

“昨日在共外面母妃也是瞧见了,那素红若真是个聪明人,只怕早就是应该想到办法了,而不是一味的只知道恳求。”

愉贵妃到底是个聪明的,一点即通,“难道是有其他人,给那个贱人出招了?”

云月公主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愉贵妃,“……”

更生气了好么!

死的那个可是她的亲孙子!

而她更是西凉的贵妃!

究竟是哪个胆大包天的,敢如此与她为敌?!

“我想母妃也清楚,一个一岁大的孩子,怎么可能真的将肚子里的孩子给撞没了?昨日母妃跟我顺水推舟,不过是想要泄愤罢了,但如今既是父皇插手了,此事母妃只能暂且放下。”

“皇上一向宠爱本宫,难道还会为了一个杂种跟本宫翻脸不成?”

“儿臣当然知道母妃得宠,但母妃的宠爱是最后的王牌,母妃若是现在就用了,等到过几日又该怎么办?”

云月公主不得不提醒着母妃,过几日就是收货成果的时候。

她们所有的心血和算计,都投注在了几日后,绝不能出任何差错。

愉贵妃渐渐冷静了下来,“你跟泽儿都商量好了?”

云月公主点了点头,“已经定妥,就等着过年关那日了。”

愉贵妃当然知道,年关那日才是大计,所以眼下就算是再多的怒火也要隐忍着。

云月公主件母妃总算是不张罗着要去御书房了,暗自松了口气。

她也是没想到,素红真的能敲响登闻鼓。

如今主城的百姓都感动于素红母爱的伟大,就是父皇都不得不暂且压下此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